2008年8月21日 星期四

【天芳夜談】『第一章:我愛我的國,有國才有家』我是馬來西亞華人




最近的京奧熱,掀起了一股中華民族主義熱潮,仿佛全球的華人都會為中國歡呼,認為全世界的華人都應該為中國感到驕傲,可是那個人不是我。

我最近也為此和一群網民展開了交流。對于本身的身份認同,我想,我是非常清楚,但是我也很好奇,居住在歐美國家的華人,又如何看待自己。當中,的確有些生長在其他國家的華人,會認為自己是中國人。

我告訴網友,我是來自馬來西亞的華人,我永遠都不會稱自己為中國人,結果就引來了一群中國網民的回應。

從網友們的回復,我發現了很多有趣的現象,因為,他們當中有很多人,堅持要我承認自己是中國人。

我為此和一個中國妹妹展開了辯論,她認為,中國的國際地位提高了,我們海外的華人的地位才能提高。

她也說:“中不中國人,只要熱愛中國的話,無論是哪一個國家的華人都會說自己是中國人的,我相信。 即使你是接受華文的教育,但是你的心已經很不是很心繫中國的那種了。表面看上去就是口口聲聲的華人,其實已經被同化的。你們那些先輩極力爭取華文教育,就是想讓他們的後代不忘記祖國的,熱愛祖國的,我相信,否則,華文教育就失去了本來的意義。如果你們的先輩們不是這樣想的話,他們也不會那麼努力為後代爭取華文教育的! ”

看到這里,我不禁莞爾。我這么努力的想要保存華族的文化,既然還會被人說我被同化了。

我想起了我們的族魂林連玉先生,來自福建永春,到了馬來亞后,卻有了“共存共榮”的概念。

1955年馬來人開齋節前夕,馬來前鋒報邀請林連玉先生為該報寫新年獻詞。

林先生在他題為“心理的建設”一文中,提出兩大主張:(一)非馬來人要拋棄祖國觀念,以馬來亞為效忠物件;(二)馬來人要抱著共存共榮的思想。

林連玉相信,馬來亞獨立建國成功或失敗,這兩點是主要的關鍵所在。

於是,他積極地協助當時從中國南來的華人申請公民權,在許多公開演講中,也鼓勵老師、學生學好馬來語,愛護這個國家;同時也協助教育部把華文教材本土化。

這一切的努力,不外是想在一代又一代的華人心坎裡,播下“愛國”、“團結”的種子。

透過和他們的討論,我更加清楚自己。我清楚知道,國家不等同政府,雖然我對于現有的政府和種族政治非常厭惡,雖然我知道我們國家依然擁有很多不公平的政策和法令,但是這里是我的國家。

所以,無論那些中國網友問我多少次,我都只會說:“我是馬來西亞華人。”

我們既然生于斯,長于斯,就應該效忠自己的國家。無論將來情況多么糟糕,我都不會輕易放棄這一片屬于我的土地。

畢業以后,我的父親曾經要求我到新加坡工作,我執意不要去,我知道我很任性,眼看可以賺更多新幣,好過現在剛剛好過活。

但是我不想像大多數人那樣,輕言放棄這個國籍,奔向他國尋找新天地。我相信,這里是我的命運,我想看到這個國家能夠有更美好的未來,我想親眼再見證歷史!














周小芳
『The Wonderful World』

16 流星痕:

Teng-Yong 提到...

中國人還需要很多的時間才能了解世界。

CC LIEW 提到...

同意teng yong的看法,
虽然中国开放至今三十年了,可是真正和世界有较频密往来是在2000年以后的事。目前的中国人还无法好好的和世界接轨,我们也无法期望他们对海外华人,尤其是东南亚华人的认同。

他们的世界观不比马来西亚华人,这里本来就是《黄金半岛》,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是个多元文化,多元种族的混合社会。这是个很奇特的社会,也就是我国最重要的资产。

我在多国旅居的经验告诉我,绝对没有一个国家可以像在大马那样,在异族强大人口势力下依旧能够在生活中九成时间使用自己的语言。

即使是在邻国新加坡,中文已经成为一种形式,而没有了内涵。

你们写的文章都很好,由开始到现在我都有在订阅,人多好办事,此话不虚。我一个人苦苦支撑这个每篇近万个字的文章也实在是自讨苦吃。

也许我们现在该做是把大马华裔的心声使用马来语或是英语表达,我个人觉得,文化的交流必须主动。在这个以英文源流为主的本地时事部落格中,如果能够把华人的思想流入非中文体系的政治评论圈中将会是很有意义的事。

西西留上

孙康 提到...

我会说:我是马来西亚人。

周小芳 提到...

cc liew,谢谢你对我们的认同,你做翻译的工作也做得不错,你的建议很好,不过目前我们还没有想到这样。他们的思想,我真的不能恭维。

孙康,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当然明白单单说自己是马来西亚人的意义。可是每一次,当外国朋友叫我“malay chinese”的时候,我都会很反感。Malay是一个种族,Malaysia才是一个国家,每一次我都会向他们澄清。

我之前和他们讨论的,只是介于在中国人和华人,既然我们不是中国人,那么我们就是华人了。

LIM Swee Kuan 林芮光 提到...

孫康,

少了『華』字,『馬來西亞人』對你有什么意義?『馬來西亞』這4個字還剩下什么?

或許你能分享,究竟『馬來西亞』有什么值得讓你感到驕傲的?;-)

thepplway 提到...

我认为你可能误会了,所谓中国人不是国籍上的中国人。

我觉得我就是中国人,因为我们传承民族的文化。

对话应该产生在互相尊重与谅解上,我也和中国的网友谈我们马来西亚华人的历史,他们可能也是头一回听到。当然我交谈的对象都在30以上,可能思想上有一定的成熟度。

为什么我能告诉他我是马来西亚华人但是他们却能够接受呢?问题在于沟通。我知道他们有偏见,但是偏见不是他们的错。他们的媒体受到限制,他们的网路受到封禁。

所以我告诉他们我认同自己是文化上的中国人。国籍上我是马来西亚人。

我觉得大家争论自己是什么人都是50年的政治/政策(分而治之)所影响。试问如果各民族都受到同等对待,你介意自己是什么人吗?

我不是没有立场,让我解释一下,我肯定了自己是文化上的中国人但是我不认同只有孔子的是最好的同时没有人可以否认我是马来西亚人,因为我比任何人都希望全民受到公平的尊重。因此,如果没有一个民主的国度,没有法治的社会,你讲什么很容易被有心人扭曲,我是什么人又重要吗?

回想起来,今天和一位朋友谈起,为什么我们不能够告诉别人我是马来西亚人呢。为什么我们要说我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这拗口的话呢。
因为无论如何这是一个把自己放置在非土著的位置来看待族群关系,所以不能很直截了当的说我就是马来西亚人。

其实对我来说能够透过解释告诉别人我是中国/中华民族,我是马来西亚人,我是华人至少我教会了朋友,我们首先知道自己是什么人(自我定位)比和别人辩论我是什么人更有意思,你觉得呢?

最后,我相信我是什么人其实也不是绝对的。让我举例:在星球上我说我是地球人,在国际上我是马来西亚人,如果我稍微有成就在国际中文媒体就可能称我为中国人的骄傲,或者是海外华人的骄傲,还要说吗?反正就是骄傲。

看来我是什么人,更在乎的是我这个人,这个民族,这个公民,这个国民,这个人类是否觉得自己是世界的骄傲!

不是天使 提到...

我想提出的問題是:

所謂的文化上認同中國文化,那麽你的“中國文化”的定位在哪裏?什麽是“中國文化”?
我以爲,馬來西亞華裔有必要弄清楚自己要傳承的是一個什麽樣的“中國文化”,我們的祖先飄洋過海在這個地方扎根,海外華人早已自己的一套生活方式、文化習俗,這一切已經和這一個世紀以來不斷變化的中國本土文化相去已遠。
所以,當我們所“傳承文化”時,必須知道,傳承的是“馬來西亞華人”的在地文化,還是一個朦朧的“中國”符號而已。所以,我們又怎麽可以自稱爲“文化上的中國人”呢?
希望可以與大家一起思考。

ET 提到...

孙康的留言最好。

今天才在电台听到这样的“广告”……

I am not a Chinese. I am not an Indian. I am not a Malay. I am not an Iban. I am not a Kadazan...

I am a Malaysian.

但是,身为华人,我还是会支持中国同胞,因为外星人的爷爷来自中国福建省。

.亮 提到...

我非常认同孙康的说法,在看到他的留言之前我已经有要留言“我会说我是马来西亚人”的念头。

看到芮光的留言,思潮起伏,皆因“这是我的国家,不管有没让我骄傲,是否让我觉得耻辱,这是我的国家”。

匿名 提到...

虽然我们都认为我们是马来西亚人,但我们并未得到承认,常常有政治人物会发表他们的论言,我们就只不过是寄居物而已。

当然我们还是要支持中国人,毕竟我们的祖先来自中国,不可忘本。至于文化上的差异,让我们谈不上自己是100%中国人,但我们身体还流着中华民族的血,这是不变的事实。

路过者 字

匿名 提到...

總算找到一個跟我意見符合的人
馬來西亞人加油

匿名 提到...

非常认同。我就是马来西亚华人,我不是中国人。 是马来西亚蕴育我长大。那有我的亲情和友情。中国对我-〉只是个旅游胜地。实在不明白那些偏激的中国人根本都不能接受这一点。
我认识蛮多的中国朋友,我觉得海外的华人反之比真正的中国人还保留了华人习俗。在共产主义的中国政府带领下,好多华人习俗都没了。

匿名 提到...

馬來西亞華人愛國和認同馬來西亞又怎樣??????????????????????????

联合早报
阿末依斯迈否认 曾发表“华人寄居论”
(2008-09-06)
(槟城综合讯)因发表“华人寄居论”而闹得满城风雨的巫统升旗山区部主席阿末依斯迈昨日否认发表过种族主义谈话,强调当时他只是说华人在独立前寄居在马来西亚,而非说华人目前寄居在马来西亚。
  阿末依斯迈是在槟州巫统13个区部及11名州议员陪同下,首次召开记者会对华人寄居论引起的风波作出回应。
他说:“我当时说,马来半岛是属于马来人祖先所有,华人当时只是寄居在马来半岛,却因为英殖民政府的不平等对待,寄居的民族反而比祖国的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和福利。”
他说,由于他并没有发表华人目前是寄居在马国,因此他不会对此言论向人民道歉。
出席记者会的全槟13个区部矢言力挺阿末依斯迈不道歉立场。
据《星洲日报》报道,与会的槟州巫统领袖有槟州巫统署理主席阿都拉昔、秘书阿兹哈等,现场情绪激昂。阿末依斯迈照着17页的文稿照读。
阿末依斯迈说,他当时也提及马国独立10年后,华人及马来人的经济鸿沟越来越大,甚至导致1969年5月13日种族冲突事件,因此前首相拉萨上任后即推行新经济政策扶助马来人。
“人民联盟想要废除新经济政策,但在多元种族的社会怎能做到公平?华人怎能与马来人公平分享他们的财富?当然不会!因此,新经济政策才要存在,马来人的特权不应该被质疑。”
他说,在马国争取独立时,马来人愿给华人公民权,当时华人也同意马来人的特权(hak)和主权(ketuanan)不能被质疑,而回教则成为国家宗教。
他说,这是各族领袖当时同意的社会契约,即通过配套方式给予华人公民权,华人则接受和尊重马来人的特权和主权。
阿末依斯迈强调,他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我有很多华族和印度族朋友,我跟他们的交情不只限于政治、体育和生意上,也在日常生活中。我跟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问题。”
反指记者歪曲报道是种族主义者
他说:“事实上,我在媒体法庭中受审。媒体认为我错了是不公平及不专业的,因为没有获得我的解释就直接惩罚我。更不幸的是,一些华族极端分子把我标签为种族主义者。”
阿末说,他并没有制造种族课题,是记者歪曲他的谈话,“他没有职业操守,企图歪曲我的谈话,有关记者才是种族主义者,而不是我。”
他说,《星洲日报》在8月24日的报道扭曲了他的致词,8月25日在英德拉慕达国阵行动室座谈会上,在首相还未演讲前,他已经详细解释及重申有关课题,但没有任何记者记录及更正有关课题,明显显示该名记者拥有个人议程。
“所以,我坚决不因为一名记者的错误报道错误而作出道歉。”
另一方面,《星洲日报》力挺该报报道,并表示它之前的报道正确无误。

BBC中文網
華人邊緣化:李光耀道歉但不收回
據外電報道說,新加坡內閣資政李光耀在寫給馬來西亞總理的信中對於自己於本月較早時所發表的有關"馬來西亞華人被邊緣化"的言論做出了道歉。

然而,李光耀只對於自己言論使馬來西亞領導人感到不悅表示歉意,卻並沒有收回這一言論。

據稱,這封信的日期是上周五。馬來西亞政府是在周一下午向媒體公開這一封李光耀寫給馬來西亞政府總理巴達維的信內容的。

在信中,李光耀表示,經過長達十年與前任馬來西亞領導人的動蕩關係後,這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事情。

"與事實不符"

據稱,巴達維總理上周曾致函李光耀,要求他就9月15日在一個論壇上所發表的"馬來西亞華人被邊緣化"的言論作出解釋。

李資政在論壇上指馬來西亞如同印尼政府那樣也要求國內華人迎合本國需要。

他說:"我們的鄰國都與國內華人發生了問題。華人們通過勤奮工作而取得了成功,但卻因此而遭有系統地邊緣化。"

這番言論引起馬來西亞政界的激烈反應。

馬來西亞外長賽哈密曾經要求李光耀就這些"與事實不符"的言論作出道歉﹔馬來西亞外交部秘書長拉斯坦也召見新加坡駐馬來西亞最高專員傑蘇達森來討論這一事件。

邊緣化風波

據報道說,馬來西亞外交部長賽哈密說,政府是否將對李光耀復函作出回應有待巴達維總理看了有關信件後再做決定。

他表示,在巴達維總理未充分瞭解李光耀的復函之前,揣測政府下一步行動是不恰當的。

他說外交部收到新加坡駐馬來西亞最高專員傑蘇達森交來的李資政復函後,馬上轉交給總理辦公室。

據報道說,馬來西亞外長還表示,不希望此事破壞兩國的關係。他說,與新加坡的交往並非容易,因為各自有不同的處事方式,但是兩國雙邊關係不曾如此受到過破壞。

他表示,雙方應該避免相互批評以及對此發表意見。他說,馬來西亞在捍衛本身的政策與立場時,也會致力維持與新加坡友好關係的,即使有時候會面對一些"風波"。

然而,他並不認為某些個別事件或問題會影響兩國關係。

據報道說,前馬來西亞副首相、反對黨人民公正黨顧問安華已撰文表示,李光耀有關馬來西亞和印尼華人遭有系統邊緣化的言論,暴露了他長期以來的種族主義思想,導致他僅關心海外華人問題,而忽略了新加坡國內的馬來人。

新加坡在1965年從馬來西亞獨立。40餘年來,這兩個國家雖然沒有打過真槍實彈的戰爭,但是唇槍舌劍卻從來沒有停止過。

 

匿名 提到...

1,
当今大马
马来学者眼中的华人抗日“贡献”
Ah Poh | 9月9日 晚上8点03分
昨天我在《当今大马》的读者来函中读到了王连贵先生的〈独立前,华人也不是寄居者〉的贴文。
王先生复述着日据时代的华裔先辈为了抗拒蝗军铁蹄,是如何的前扑后继的为这片土地献出生命,流尽鲜血。
这样的历史论述在我们受华文教育的子弟脑海里,没有什么不对。像我这样四十岁以上的人,小时候从祖父母的口中也不知道听了多少三年零八个月的故事,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课本还教了抗日烈士林谋盛的事迹。一直到现在,课本里林谋盛那张清秀的插图依旧历历在目。

现在有人说:hello 华人,错了,你们都错了!

华人在这片土地上抗日,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华人拼死拼活流血流泪,从来都不是为了这一片土地,华人对这片土地是没有感情的,华人的抗日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华人加入马来亚人民抗日军,是因为协助英军抗日,可以得到马来人土地(Tanah Melayu)上的政治权利(hak kerakyatan),所以华人的抗日,是有利益交换的,华人不是因为爱这片土地而抵御日本人的。
这些马来学者斩钉截铁的告诉我们:“这是历史,是不容许你们(华人)窜改的”!

“华人抗日是因为华人支持马来亚共产党!”
“华人抗日是因为会得到公民权的回报!”

了解了这些,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有人要拆孝恩园的抗日纪念碑,因为那些是马来人土地上很碍眼的东西。寄居者,怎么会捍卫马来人的土地呢?或者说,马来人的土地,怎么会轮得到你们这些寄居者来捍卫呢?
以马来历史学者的观点来看王先生的文章,通篇“自以为是”,阿Q十足。
这,印正了一个理论:历史,是强者写的。
我这里就附上昨天前锋报的一篇报道“以正视听”,如果有翻译的不恰当的地方,恳请其它网络高手不吝指正。

新山 Ah Poh, 9/9/08

2,

三十万华人牺牲的真相(Punca 300,000 Cina terkorban)
(吉隆坡九月七日讯)根据历史学者的阐述,所谓国家独立前有多达三十万华人牺牲在这片土地上的原因,其实是在捍卫殖民马来土地上(Tanah Melayu)的英国人。
根据历史研究,日据时期牺牲的三十万华人,是缘起于1937年的中日战争,只不过这两大民族的冲突祸延至马来土地而已(Tanah Melayu)。
国民大学(UKM)的历史教授 Profesor Datuk Nik Anwar Nik Mahmud 指出,马华总秘书黄家泉声称约三十万华人为了保护这片土地而牺牲的说法是不正确的。相反的,当时的他们是在捍卫着英国政府。
这位教授说道,死于日据时代的华人,大多数是早与英国人有所协议的马来亚共产党(Parti Komunis Malaya, PKM)的支持者。
“有必要厘清的是,马来亚共产党的目的并不是要捍卫这个国家,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安全。”
这位教授今天被联系时如是表示:“英国人和马来亚共产党达致协议,如果华人协助他们抵抗日本人的话,华人将被赋于马来土地上的公民权,而日本军队则认定华人是英国人的线人而对华人加以杀害。”
Nik Anwar 这么说是为了纠正黄家泉所谓的华人获得公民权是因为他们为了捍卫这个国家而献出自己的生命。
黄家泉指出有多达三十万华人在日据时期为了捍卫这个国家而牺牲。
北方大学(UUM)社会发展讲师 Profesor Dr. Ahmad Atory Hussain 则表示,有两个不容被篡改的历史事实是,死于日据时期的华人是为了切身利益而斗争的。
“日据时期在马来土地上(Tanah Melayu)的居住者当中,华人是倍受日本军人压迫及杀害的。”
“日本军队把华人当作是英国人的线人,他们也因为在中日战争中对中国大陆作出捐献而被加以杀害。”
根据他的说法,当时有很多在马来土地上(Tanah Melayu)的华人逃入森林,加入了与英国人作出协议共同抵御日本军队的马来亚共产党。
Ahmad Atory 强调,这个事实是不容窜改的,任何欲改变历史所谓三十万华人为了捍卫这个国家而献出生命的做法是完全不被允许的。
他说道:“别作出错误的历史诠释,历史就是历史,是不能被改变的。”

3,
星洲日报
夜雨晨風
評論:鄭丁賢‧千百個阿末
2008-09-04 19:10
兩個星期前,我接到一個母親的電話。
她的女兒,在政府學校擔任教職,最近被安排接受一項訓練課程。
課堂上,一名講師公然否定非馬來人的公民地位,指他們是外來者;然後,指著華裔學員說:“這個國家是馬來人所擁有,你們不配要求甚麼。”
其它污辱和貶低的字眼,我不需要重覆。
這些華印裔學生聽了,心裡忿忿不平,極為難過;但是,基於講師手上的權力,大家不敢當場反駁。
到了晚上,女兒終於按捺不住,打電話向母親哭訴經過。
從這位母親轉述女兒遭遇的聲音,聽得出她內心的激動和憤怒。然後,她掛了電話。
昨天,林吉祥公開另一位家長寫給他的信件。
他的女兒,獲得公共服務局獎學金,按照規定,需要出席一項課程。
講師來自首相署屬下的國家幹訓局(Biro Tata Negara)。這個機構的名聲和紀錄,大家心裡有數。
這位家長轉述,這名講師聲稱非馬來人不應該置疑馬來人的特權,而且要感謝馬來人給於公民地位,以及居留之所。
他還指示其他馬來人學員,不能和非馬來人交往。
非馬來學員受到的心理衝擊,可想而知。連一些馬來學員也受到驚嚇,哭了出來。
這兩起事件,過程竟是如此相同。我不知道,是不是涉及同一名講師?類似的事件,是否兩宗?
我相信,絕對不只是兩宗,而是以千百計。
各種政府課程,以及各級學校的課室內,都一再出現這類偏激的種族言論,歧視教育。
多少年輕的心靈受到戕害,多少啟蒙中的腦袋受到荼毒。
巫統為一個阿末依斯邁的言論,作出道歉。
千百個阿末依斯邁,還在我們的周圍,在族群之間,埋下分化和仇視的種子。
幾十年來的種族政治,單元教育,製造了無數的阿末、X講師,以及他們的信徒。
在國家被摧毀之前,請高抬貴手,不要再讓這種情況繼續下去。我們需要的是寬容諒解,不是仇恨和對抗。

匿名 提到...

1,
独立新闻在线
■日期/Sep 03, 2008 ■时间/11:14:25 am
■新闻/独立专栏 ■作者/顾兴光专栏
我始终不明,当“滚回去中国!”、“要用华人的血洗涤马来短剑”、“华人是寄居者无权要求平等”……这类煽动性言论不断从投机政客口中吐出来的时候,为何从来没有见到当局采取行动把当事人控上法庭,投入监狱?
无权对移民身份说三道四
身为非马来人,我们应该用什么态度面对这种现象?当首相阿都拉以“我已经要他们不可再讲这些话”轻描淡写一句话带过时,我们是不是可以接受“问题已经解决”的说法?每次这类破坏人民团结伤害民族感情的言论掀起风波之后,我们能做的就只是重复要求当事人“道歉”而不得要领(走笔至此,接到信息说副首相纳吉已为阿末依斯迈的不当言论向华社道歉),这是否能有效阻止这些人渣继续肆虐?

2,
默迪卡調查中心主任依布拉欣蘇菲安週日(8月3日)在第2屆大馬 學生領袖峰會的種族關係論壇上,引述這項調查的數據。有關民調是 以抽樣式選出1000名21歲以上各族公民進行訪問。
四成華印自認二等公民
  調查顯示,45%受訪者首先想到本身是馬來西亞人,其中73%印 度人和52%華人都首先自居為馬來西亞人,但只有35%馬來人自 居自己為馬來西亞人,52%的馬來人仍以馬來人自居。

  此外,有39%華人認為本身是二等公民,而46%印度人也認為他 們是二等公民。

  78%華人認為,政治人物玩弄種族課題,是導致各族不和諧的原因 之一。

  雖然97%受訪時認為和他族的關係很重要,但三大種族受訪者都坦 言不了解其他種族的文化。

  當中,有89%華人受訪者表示了解中華文化,但懂得馬來文化和印 度文化的華裔受訪者,分別只有36%和20%。

椰子树下 提到...

我也是马来西亚华人。不是中国人。

但非常可悲的是有一些人并不知道我们这样想。

在马出生但却不明不白的成为马来西亚隐形二等公民。虽然名义上是一等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