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第八章】回首从前 • 展望未来!--活在當下

說「回首」,這個「從前」太短暫,以至於難以回溯;說「展望」,那個「未來」太遙遠,以至於難以描繪。


「星光爭鳴」不算滿一嵗,只是我們習慣了將12月作爲一年的末端,把它當作準備重新整頓的月份。這一路下來,我們大部分時候在各自空間奮力地爬滿格子。途中,偶爾因各種事務而必須透過即時通訊將這7個夥伴湊齊,進行虛擬對話。一開始,有的夥伴想要努力將此網站定位,唯有說清楚自己是誰,才有辦法寫什麽樣的自己。尤其這個自我又必須試圖捕捉7個人的共同性和殊異性時,這種無法掌握自我存在的焦慮,都不同程度地展現在我們每個人的身上。而我選擇屆韜的方式,比較傾向於先不斷地書寫自己,持之有恒地實踐,「我是誰」才能夠具體浮現。


我 總是習慣沉住氣,默默地一點一點地留下痕跡,累積了一段時間以後,再回頭看看自己做了什麽,才進一步考慮看看往後該做些什麽。因爲我們都心裏明白,這個過 程除了寫作,我們還必須被考驗的事項還有許多。例如衝突解決、例如差異尊重、例如惰性、例如該把自己和讀者安置在什麽樣的關係位置、例如疲憊於應付外在世 界而更瀕臨時空壓縮的緊迫……………………………


網 際網絡的出現給了我們很多的想象。不同身份和性別的人在這個可以匿名的虛擬空間中得以越界。除了經營小我的生活和興趣,有的人甚至用它來串聯世界各地的人 們,共同關懷和聚焦迫切關注的公共議題。網際網絡像是一個空空如也的瓶子,等待著我們裝置各種不同的元素進去。可是,這個空間是不是真能夠體現自由、民主 和平等的空間?這個問題就像在大馬發問:是不是惡法去除以後,主流媒體就從此懂得什麽是新聞自由一樣。


它 確實是一個空殼子,但是使用它的人始終活在“真實”的世界。他對於這個空殼子的想象很多時候都是源自於這個傳統社會所給他的。作爲虛擬世界的網際網絡從未 離開過原來的世俗世界,因爲我們這些身上附帶著世俗社會的文化、價值觀、社會關係的載體,都將世俗世界一次又一次地再現於這個空間之中。


爲什麽囉里囉唆地說這個?因爲這一路走來,正好見證了我們星光既想要擺脫這片成長國土的威權和傲慢,但每每到了節骨眼的時候,我們卻又身陷於這種迂腐的傳統而不自覺。我們明明身在一個無拘無束的世界中,但我們卻不斷地往自己的文化工具箱/化妝箱翻找舊有的工具。我們就這樣拼命地掙扎。但願我們也能一點一點地成長。哪怕是以蝸牛的速度。


說 要擺脫傳統,並非唾棄傳統。這是我們成長的環境和土地黏貼在我們身上的生命印跡,我們似乎無法否定並加以擺脫,而唯一將個人自這些迂腐的傳統束縛中獲得解 放的方式,似乎反而是奮力地將它對象化,跟它保持一種既靠近又有限度的距離,用力地注視它觀察它、反省它。直到那一天,我們可以重新詮釋它並承認它。


2008.12結束以後,我們也是時候看看當下、重新整頓自己。對自己而言,這個過程沒有比要學會更謙卑地面對自己的無知來得更重要。



說「回首」,這個「從前」太短暫,以至於難以回溯;說「展望」,那個「未來」太遙遠,以至於難以描繪。我和當初一樣,只想一點一滴地做好現在。












張溦紟
『http://www.wretch.cc/blog/weyjin0420』

0 流星痕: